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安源区 >

萍乡安源区:消防大队长头部受伤仍灭火救援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安源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月13日凌晨,位于萍乡市安源区跃进北路洪城大厦旁边的新苹果酒店所处建筑物发生火灾。安源区消防救援大队大队长黄信洋在指挥队员破拆玻璃门时,不慎头部被玻璃砸中,左眼眉骨被割伤,顿时鲜血直流。

  但他强忍着疼痛,坚持指挥队员从烟雾笼罩中疏散被困人员,直至火灾完全扑灭,所有被困人员共计103人全部被安全救出。

  1月15日上午,新法制报记者来到安源区消防救援大队,黄信洋将当时处置火灾救援的过程进行了还原。

  1月13日凌晨2时许,位于萍乡市安源区跃进北路洪城大厦旁边的新苹果酒店所处的建筑物发生火情。

  正在一楼大厅值班的酒店保安李绍萍忽然闻到了一股很浓的烧焦味,他发现浓烟是从值班室隔壁的杂物室散出来的,李绍萍立刻拿起大厅的灭火器冲向杂物室门口,起火杂物间的门一打开,一股明火“蹭”地冒了出来,随后,他同前台服务员郑丽萍一起使用室内消火栓尝试灭火,但火势依然无法控制,于是拨打火警电线分,萍乡市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电话后,立即调派安源区消防救援大队跃进路中队4车25名指战员赶赴现场实施救援,并调派萍乡开发区消防救援大队朝阳路中队4车25名指战员进行增援。

  “火灾发生在凌晨,此时人们都处在深度睡眠状态,而且酒店,以及2楼的浴足馆和KTV均属于人员密集场所,一旦火势蔓延,后果将不堪设想。”安源区消防救援大队大队长黄信洋和教导员李新刚都意识到了此火灾的危险性。

  几分钟后,跃进路中队和朝阳路中队相继到达火灾现场,根据辖区属地管理原则,安源区消防救援大队现场成立救援指挥部,黄信洋和李新刚分别带领疏散组对酒店开展搜救。

  现场,消防员询问酒店负责人得知,起火部位位于一楼,因浓烟将一楼大厅和疏散楼梯间堵住,酒店客房位于5楼至11楼。

  在火灾扑救和机械排烟紧张开展的同时,由黄信洋和李新刚带领的疏散组也已经开始行动。

  跃进路中队中队长陈阳告诉记者:“我们到消防控制室,利用广播系统提醒所有住户着火,然后让酒店整理出100多个房间的入住信息,逐个利用对讲机同已经深入楼上搜寻的队员进行沟通。”

  陈阳还告诉记者,起火酒店同一建筑内足浴馆当时还未开张营业,KTV的人员全部得到安全疏散。“所以,五楼以上酒店100多名住宿人员的安危至关重要。”

  搜救人员携带逃生器材从楼梯登楼,通过敲门、喊话等形式,对所有房间进行排查,随后再根据酒店前台提供的入住信息,对有当晚入住的房间进行了精准搜寻,保护被困人员安全撤离。

  黄信洋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当时位于酒店大厅的起火点正在进行排烟作业,而且我通过对讲机同一楼灭火组队员已经确认得知火势已经被控制,除此之外,唯一和楼上相通的疏散楼梯已经被防火门隔开,但奇怪的是楼上的浓烟不但没散去反而越来越大。”黄信洋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酒店大厅不能直通二楼的足浴馆和KTV,于是黄信洋再次找来位于酒店2楼的KTV工作人员询问关于店内的情况,工作人员再次确认自己店内没有人员被困,也没有起火点,而位于2楼的一家足浴店一直没有开门。

  得知情况后,黄信洋立刻带着两名消防队员在二楼经过搜索,终于发现了第二个起火点就位于这家足浴店内。

  火场情况不明,消防员还是要冒着未知的危险进入火场搜寻。“做好安全防护,戴上空气呼吸器、面罩,跟我来!”黄信洋与两名队员全副武装进入着火足浴店,此时,足浴店内的火已经蔓延至天花板,天花板正下方的沙发也在猛烈燃烧,黄信洋和队员没有多想,冒着天花板随时烧塌的危险对房间进行搜寻,确认了没有人员被困。

  随后,黄信洋来到足浴店的一楼大厅,指挥队员破拆足浴馆大门进行内攻灭火时,意外发生了,黄信洋的头部被砸中,左眼眉骨处被玻璃碴划破,现场鲜血直流,但他强忍着疼痛,坚持从烟雾笼罩中指挥被困人员疏散。

  很快,第二个起火点得到了有效控制,浓烟渐渐散去,被困人员全部得以安全撤离。据现场清点,先后有序疏散被困人员103人,火灾被成功扑灭。

  直到此时,黄信洋才被队员送到医院,左眉骨缝了5针。医生说:“如果当时玻璃碴刺入的位置再往下一厘米,受伤的就是眼球了。”

  头部经简单包扎之后,为了尽快查明火灾原因,黄信洋即刻带伤回到工作岗位,组织开展火灾原因调查。

  “当一砸开足浴店的门,浓烟就透过被砸碎的玻璃不断往外冒,虽然已经意识到眼睛上面被划伤在流血,但要不是后来医生告诉我受伤位置离眼睛这么近,我自己都不知道。”黄信洋回忆说,自己当时顾不上受伤,就想着赶紧把火灭掉,把人救出来。

  火灾发生后,1月13日上午,安源区后埠街道办事处负责人立即安排街道安全办对辖区内宾馆酒店等人员密集场所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同时来到大队看望慰问黄信洋。

  黄信洋从事消防员职业22年来,面对火魔他不惧生死,面对危难,他挺身而出,在一次又一次的抢险救援中,他始终冲锋在前。

  黄信洋先后参加灭火战斗和处置各类灾害事故4000多起,抢救被困群众近千人,并参与过汶川特大地震救援等重大救援行动,两次荣获个人三等功。

  2016年2月26日,位于萍乡市跃进南路萍师附小旁一栋6层居民楼的4层以上楼房发生坍塌,时任支队副参谋长的他冲在了救援一线,深入坍塌废墟,连续奋战50小时成功搜救被困人员14人,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钢铁侠”。

  事后新法制报记者在萍乡市人民医院北院综合外科(创伤骨科)16床见到了正在住院治疗的获救工人刘中华。他一眼认出了随同采访的黄信洋,“我认得你,我认得你,是你把我从楼里抬了出来。”

  记者了解到,萍乡市“2·26”房屋坍塌事故发生后,黄信洋具有丰富的坍塌物救援经验,他义不容辞请缨参与救援行动。

  当天14时29分,黄信洋与第一批救援力量到达现场,担任抢险救援组攻坚力量。在现场,黄信洋打电话给妻子说:“有救援任务,一线需要我。”他一说完随即便投入到救援行动中……

  当时整楼还未停电,煤气管道还没有切断,里面还有煤气罐,险象环生,建筑物随时可能二次坍塌,“当时大家确实都冒着很大的危险进去救人。”

  由于建筑物结构复杂,并且楼道已经被杂物封堵,而刘中华被困在3楼楼梯转角处。

  黄信洋结合汶川地震救援经验,对被困者所处位置、周边环境进行全面分析,与建筑专家商定从下面和侧面凿墙的救援方案,由于3楼属于坍塌楼层底部,承受着巨大压力,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下下策。如果救援处置不当,很有可能造成二次坍塌,不仅受困者会造成二次伤害,救援人员也存在一定危险。

  通过与刘中华交流,黄信洋得知他左脚被预制板压住,右脚被碎石埋压,衣服被拐角处的木头勾住,双脚趴着、身体侧躺,人根本无法活动。

  在两名队员钻进废墟里对被困人员进行徒手刨救的同时,黄信洋与攻击组也一起开展徒手救援,但在清理小块杂物后,大的横梁不仅笨重,而且里面混有钢筋,无法靠手来操作进行。救援人员采用钢筋速断器、金属切割机、双轮异向、起重气垫等“高、精、尖”救援器材,试图将巨大的横梁进行清除。

  为避免二次坍塌和被困者造成二次受伤,黄信洋向指挥部提出了使用多根长1.5米、直径15厘米的圆木对被困者上方和四周进行了加固处理,并再次利用破拆工具对横梁进行了破拆。

  1个小时、2个小时,救援人员在口径不到0.6米的狭窄的空间里面,慢慢地、一点点清理被困者身上的杂物,终于见到了被困人员的手。

  事故从26日14时发生至28日凌晨1时左右完成搜救,此次救援累计搜救出14人,其中6死1伤,7人安然无恙。黄信洋连续作战长达38小时,反复制定营救方案,期间只是进行几次短暂的轮休。但他仍顶着两只熊猫眼,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

  记者了解到,当天值班人员并没有黄信洋的名字,作为指挥长的他是主动参与战斗的。他这样做,队友和家人都不觉得意外,因为一直以来,只要他在萍乡,不管是工作日还是周末,他基本都参与了所有的救援抢险任务。

  黄信洋常说:“任何时候,履职尽责是工作赋予我的使命,抢险救援是我从事消防工作的主业,能够通过我的付出解救每一名被困者或者避免老百姓遭受生命财产安全是我最大的荣幸,也是我最大的愿望。”

本文链接:http://roastcoach.com/anyuanqu/42.html